阅读历史
换源:

492.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

作品:春芽的七零年代|作者:墨海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16 11:03:19|下载:春芽的七零年代TXT下载
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

  李莲花踉踉跄跄倒退几步,让自己靠上墙角之后才语气涩然地问道,

  “那么,喝酒之后推了我一把,然后让孩儿流了产的是你?而刚才出来安慰我的,则是另外一个?”

  龙松柏拍了拍衣襟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气定神闲地说,

  “不错,从那一次,我就发现了,只要喝酒,我出来的概率就大很多!”

  “那一次,你们在丁荣家里看到那个小丫头郁春芽,他心神有些震荡,所以让我劝着喝多了几杯……”

  “刚才,不知道为何让他觑了一个空跑出来,不过,很快就让我赶走了!”

  “这个人唯唯诺诺,没有一点上进心,只会不停拉我后腿!还说什么兽灵阴阳术有违天和,让我千万别练习!”

  “男子汉大丈夫,不能肆意纵横于天下,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可言?”

  说得兴起,龙松柏又哈哈大笑,“而且,他既然被你勾搭上了,就不该后悔对不起郁春芽!”

  “这种优柔寡断的男人,他便该永远躲在角落里面不要出来!”

  李莲花在暗中攥紧了拳头,神情冷硬如冰。

  她就知道,自己的孩子会没有,跟郁春芽拖不了干系!

  那一晚,如果不是看到她,龙松柏何至于精神恍惚多喝了酒,又何至于失控将自己推倒?

  更何至于让这眼前个魔鬼跑出来,害自己做了那么多不可以回头的错事!

  这一切!都是怪那个可恨的臭丫头!

  龙松柏一向清冷少言,这一晚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说个不停,

  “这一辈子,我不但要练成神功,还要让那个该死的雷默在我的脚底下求饶乞怜不可!”

  李莲花神色微动,“你和雷默有什么冤仇呢?”

  龙松柏呼吸微微一滞,随即神情自若地说道,

  “并没有任何仇怨,只不过是看他不顺眼罢了!”

  李连花却露出不相信的神情,

  “不可能!他来到川山矿上班的时候,我们已经快要离开狮沟大队,你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交集的机会!”

  那时候,正是她重生回来之际,她既然存了心要嫁给龙松柏,自然时刻关注着他的一切举动,她敢肯定,龙松柏与雷默之间并没有任何接触。

  龙松柏倏地一笑,“你看出来了?那我也实话跟你说吧!”

  既然这个女人帮自己做了那么多不可对人言的事,她这辈子都不可能逃脱自己的掌控了,有些事情但告诉她也无妨!

  龙松柏斟酌片刻,告诉李莲花:

  他从小没了父亲,跟着母亲长大,有一年过生日。

  他满心欢喜吃下一碗母亲煮的寿面,母亲却冷冷地告诉他,这个世间,有一个男孩子跟他同月同日出生。

  但如果不是因为革命解放,天地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革,他龙松柏甚至连到那个男孩子面前露脸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此时,天空中明月已然升起,冷冷清辉撒在这一片辽阔大地。

  融融月色之中,龙松柏滔滔不绝地将尘封在心中的往事尽数倾述:

  他十分清楚地记得,那一天,他仰着一张小脸,十分羡慕地问母亲,

  “那么,他们家是不是有吃不完的东西?是不是有穿不完的衣服?”

  彼时他父亲风景东已经死了,母亲柳青烟也没了半条腿。

  住在广陵北郊山脚的母子俩经常饿得前心贴后背,全靠着一个亲戚接济艰难度日。

  饶是如此,柳青烟也没有放弃训练儿子的武技,而且,对他要求之严厉超出了常人的想像。

  当时,小小的龙松柏经常在会在练习的时候因为饥肠辘辘晕倒。

  以至于,能够吃饱饭和穿上好衣服就成了年少的龙松柏过好日子的标准。

  待听到母亲对他提及那个天之骄子,他第一反应就是对方过的日子是不是够得上他的条件。

  他犹记得母亲的表情是幸灾乐祸的,那一双因为身体枯瘦显得很大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,

  “以前自然是的,不过全国大解放,所有压在贫穷人民头顶上的大山,没有一座不被掀翻!”

  ──即便是在武林之中拥有超然地位的龙家堡!

  高高的城堡楼墙一夕之间被连天的炮火炸得千疮百孔。

  那些平日里站在她企及不到高处的主子们,也没有了平日的镇定自若。

  毕竟,再厉害的拳脚功夫,也抵挡不住一个炮火的轰炸。

  她在仓促之间找到少堡主龙轩居住的小院,却发现身受重伤的他,在叮嘱四位下属将刚出生的儿子从暗道带出去。

  这时候的龙轩,一身血污满脸悲怒地抱着他妻子,再不复那个让她私心恋慕的江湖第一少侠的飒爽英姿。

  而他怀中那个以美丽名满天下的妻子,已经香消玉殒,魂飞天外。

  她心中一动,想去跟踪个四个侍卫的时候,却被自己父亲一把拉住,与她仓皇逃回老家。

  她在老家与青梅竹马的风景东重逢。

  两年后,因为风嬷嬷阻止风景东跟她结婚,她一怒之下,便将风景东拐带着远离了故乡。

  在外漂泊的日子还算快活,很快的,儿子出生,他们俩带出来的钱也用完了。

  风景东身为毒王谷传人,武功不强,但用毒功夫着实不弱,他们俩索性就靠这个为生。

  孰料,有一次因为眼拙,惹了不该惹的人,夫妻俩一个因此丧了命,另一个却少了半条腿。

  但,柳青烟性格极为执拗,哪怕头已经撞到了南墙,也坚决不回头。

  她宁可带着儿子投靠着柳家一个亲戚勉强度日,也决不肯回头求风嬷嬷。

  少了半条腿,生活又困顿不堪,柳青烟终于也在苦苦挣扎了二年之后走了。

  没爹没妈的孩子,在亲戚家有一顿没一顿地煎熬。

  艰难的日子,在龙松柏逐渐年长到可以上山打猎的时候才有所改变。

  再怎么不济,柳青烟逼他练习的武功也能让他轻易打到猎物。